夜袭

作品:《晚生香

????椿雪转身走入里屋,掀去碍眼的红布帘子,只见两排檀木柜靠墙而置,她白晢的手指g上一支h铜把手,轻微拉动,“吱嘎”一声,柜门被双双打开。

????里边花花绿绿,都是些nv儿家的衣裳,成套挂在圆木杆子上,有倒大袖的旗袍、棉布长马褂、羊绒所制的蕾丝花袄裙,以及西式的洋装。

????颜se也标致,都是她喜欢的,指尖从衣料上拂过,望见旁边有樽雕花边框的明镜,对着镜子,禁不住想要一件一件试穿,这时,门外的小姑娘扯着喉咙叫唤了几声,她眉心轻挑,g脆坐在梳妆台上,故意磨蹭。

????过上好一阵子,在慢条斯理地挑选后,椿雪穿了一套花青se的马鞍领旗袍走出来,内搭是条绵软的洋纱长裙,刚好遮住因高开叉而露出的大腿根,轻轻垂落在脚踝处。jing致的nh花边随风微晃,那片雪白的肌肤透着纱,若隐若现,流露出一小丝x感。

????江祁目光顿住,她很漂亮,像从幽谷里走出来的小妖jing,双眸乌黑,y恻恻的样子,配上樱桃般的红唇,让他有些失神。

????“不许走,你得把我治好。”小姑娘不依不饶地挡在门前,伸出一只手,打定了注意要把她拦下。

????椿雪瞄着那道小小的身影,g了g唇,冷笑一声:“你行事鲁莽,这是你应得的。”

????“哼,我右手已经不能动弹了,你这个nv人,好生歹毒!”她捂着肩膀,感觉快要脱臼,皮r0u下面一阵一阵的疼。

????“一条胳膊而已,b起身家x命,算不得什么。”椿雪满不在乎地回答道,这几只草别子她好歹练了大半年,咬过人就用不成了,可不能这样白白浪费。

????小姑娘见她无动于衷,心也慌了,转而看向已经沉默许久的江祁:“你不替我说话,我明儿告到舅舅那里,还就不信了,汴南军阀的总司令,会治不了一个偏房姨太太?”

????“要看是谁家的姨太太。”江祁从口袋里拿出一双手套,边穿边看向椿雪,而后将木架上的檐帽往头顶一戴,yu要出门,那姑娘立马哭出声来。

????“你也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她委屈巴巴地赖坐在地上,丝毫没有大小姐的教养。

????“听闻舅舅前些日子,送了你一份大礼。”江祁低着头,神情淡漠,他随意理了理衣扣,言外之意让对方一听即懂。

????“那把洋枪?”小姑娘从门槛上爬起来,知道她这位表哥没别的ai好,就喜欢枪,原本打算送人的,这时候却成了交易的筹码,“只要她给我解药,枪,让你的副官来取。”

????江祁抬了眼,他右手搭在左面的袖口上,兀自看向椿雪:“可以吗?”

????可以,相当的可以。

????如若能再靠近一点与她商量,不仅是解药,她差点把心都交上去。

????“把罐子内壁的排泄物用玉器刮下,晒g了冲水,喝上两杯,不出一日,毒虫会自个爬出来。”她说得简单明了,就是让小姑娘吃草别子产下的粪便。

????人还没反应过来,江祁先走一步,带着椿雪从后门离开了。

????俩人坐上一辆黑se别克,途经巷口的时候,一队身着军装的士兵朝她喊了声:嫂子好!

????她不知怎的,听到那几个字,没来由的红了脸,不禁趴在车窗上,望着外头灯火通明的街景发呆。

????“方才那位小姐对你有情有义,区区一杆枪,你跟她讨,她能不给你?何必让我救她。”椿雪还在为之前的事犯嘀咕。

????江祁单手握住方向盘,笑了一笑,她正看着路旁的大红灯笼出神,没望见他这幅表情。

????“我不想欠她。”

????听到这个答案,椿雪终于回头:“那你是想欠我的?”

????“你是我的人,不能算欠。”

????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椿雪瞪他一眼,脑子里浮出三个字:“伪君子。”

????“砰!”

????这时,空旷的街道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子弹穿过玻璃,挨着江祁的肩章擦过去,猛地打在真皮座椅上。

????“趴下。”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已经上膛的手枪,目光依旧淡漠,这句话却是命令的口吻。

????椿雪没听清楚,她下意识地朝窗外看去,然后被江祁抓住衣领,像兔子似的被他拎回来,重重摁在怀里,军衣x口的铜扣堵在她唇瓣上,就像亲上对方的rt0u似的,令她浮想联翩,倘若允许,她真要把这扣子一颗一颗地扒下来。

????江祁还是那副表情,他右手把着方向,左手的食指扣动扳机,然后踩si油门,朝九点钟方向开了两枪。

????背着月光,枪口还冒着白气,漆黑的y影里就倒下三个人,这时候巡逻队赶过来,他只看了一眼,把手枪cha回皮套里,车开过两条街道,等确认安全后,才抬起胳膊,把椿雪轻轻往外推开:“不要在我军服上流口水。”

????“嘿,你仇家真狠心,居然在你新婚当天下手。”她一瞬不瞬地看向他的x口,“你给人带绿帽了?”

????“你怕了?”他面无表情地将车拐入一条巷子里。

????椿雪长到这个岁数,从未怕过什么,再可怕的事,也在七八岁时经历过了。

????“要试试吗?”她红唇微挑,看向屋檐上碎裂的碧瓦,眼中多了分血se,“还剩下五只小尾巴,我帮你做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