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爸爸……轻点…好大……啊轻点嘛……”

作品:《她的狼父【繁简H】

????“啊啊…爸爸……轻点…好大……啊轻点嘛……”

????庄剑反应更快,掐着庄小小的腰一扭就转到了旁边的窗帘之后。

????不需要再担心受怕的庄小小被压着跪在地上,柔软的地毯承载着她的膝盖和手掌心,她放声淫叫着,屁股一扭一扭地在召唤庄剑加倍的疼爱。

????庄剑提起庄小小的翘臀,她的纤腰便被压得与地毯更加接近,圆润的腰眼像是在勾人精魂,屈辱的跪姿让肥美的臀更加诱人。

????他不愿再忍,掐紧了庄小小的臀肉就猛烈快速地操弄着嫩穴,疯狂地抽插了几百下。庄小小受不住地全身痉挛,奶头的奶水已经变得稀薄,细细的水柱犹如蜘蛛丝儿从奶头里吐出来一般,花穴失控地像是喷尿一样射出了透明的精水,庄剑就在这股潮涌下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庄小小直接瘫倒满是粘腻湿热的淫液的地毯上燥红了脸,她居然潮喷了……许久两人才从情欲中缓过来。庄剑拔出半软的肉棒,轻松地将因为潮吹而羞得不愿抬头的庄小小抱在怀里,走进了浴室。

????不多久,浴室里又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庄剑开车送庄小小去学校,又接她回来。庄小小来到停车场,一时没看见他的人。兜兜转转过后,被人拉住。

????“小小,我在这。”庄剑松开安全带,不由分说地托起庄小小的臀,往他身上一拉,一阵地转天旋,她就已经跨坐在了他的肿胀之上。

????身下不可忽视的硬块让庄小小的花穴不可控制地吐出了蜜水,很快就浸湿了内裤那少得可怜的布料。

????只是庄小小的脊背刚好顶在了方向盘之上,咯得她生疼,一个蹙眉间,就有温热的手掌心代替了那份坚硬冰凉。

????庄剑掐住了肥美的蜜臀,她就顺势往前倾,刚好方便了庄剑凌乱的吻在她的颈窝上一一烙下。

????胸前的柔软紧紧压在厚实的胸肌之上,挤成了扁扁的两团,敏感的乳头悄然翘起,像豌豆一样卡在两人中间摩擦着。

????“嗯啊……好……”庄小小仰着头任由他处置,修长的天鹅颈很快就泛起了数个深浅不一的红色印记。

????一个个吻逐渐下滑,弄湿了胸前的职业衬衫,黏黏糊糊地贴着肌肤。庄小小十指插扣在发间,轻声呻吟,两条细长的白腿挂在庄剑身侧,绷直了的玉足脚趾蜷缩,抠弄在皮质座椅上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声响。

????“舒服吗?”庄剑的手在她的腰窝流连忘返,一个不经意间就窜到了前面因跨坐而卷起的裙摆里,灵活的手指隔着内裤对花穴按压揉捏。

????“啊…嗯舒服……”庄小小难免情动地拱起了小腹,满面春潮。

????“湿了呢。”即使是隔着那层布,肉穴也能感受到原本干燥温暖的指腹被丝丝缕缕的蜜水染得渐进湿滑。手指抽插不深,只活动于洞口,坚硬到颤巍巍的小珍珠核在抖动泌水,就连两片大阴唇也被手指搅得外翻扩张,开于裤缝两边。

????“嗯啊……嗯?”手指蓦然抽离,庄小小半阖着眼疑惑地看向庄剑,却见他邪邪一笑,将湿漉漉的手指往嘴里送,“别…别吃呀……”

????“我吃得还少吗?小小的淫水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呀。”此话一出,庄小小本就酡红的脸庞瞬间燥热十分。

????舔尽指尖美味,庄剑如同初生的婴孩渴望着母乳一般,脑袋迫不及待地往庄小小的胸上拱。衬衫扣子被一颗颗咬开,先前就被蹂躏得七扭八歪的胸罩松松垮垮地挂着,他往上一推,白花花的乳肉就冲出束缚弹了出来,红果子在雪白的对比之下越发娇艳。

????庄剑低头一个狠劲儿,叼起一颗乳果就用力啃食起来。

????“嗯啊…爸爸……”

????空气愈发稀薄,庄小小呼吸紊乱,裸露的肌肤无一处不是透着粉嫩的红。

????相比庄小小衣衫不整动情许久的模样,反观庄剑,依旧衣冠楚楚,好不鲜明。

????奶水堵在出口不愿溢出,庄剑只能用舌头在乳晕上耐心地打着圈,出其不意地一吸!

????果不其然,奶水出来了。

????庄小小轻喘着气儿,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更别说口水与奶头相碰交错的声音——“啧啧啧……”鼻息所到之处尽是香甜的奶味儿,这一头的奶水“咕噜咕噜”地被喝进胃里,而另一边的乳汁早已从指缝间流出浸湿了两人身上的衣物。

????喝下嘴里残留的奶水,庄剑的大鸡巴蓄势待发,一跳一跳地似乎在不满地诉求着什么,他眼神晦暗,哑声道:“内裤不要算了。”

????“撕拉”一声,内裤应声撕裂。

????“别…啊!”还没来得及出口的阻拦随着裤裆拉链的下滑之时,破裤而出的肉棒就已经一杆进洞,动作一气呵成!

????“呀…嗯啊……”湿润的甬道瞬间被填满,顿时把肉茎夹得紧了个通透。

????庄剑咬着牙感受这份其中的紧窒,在源源不断的春水浇灌之下开始了耸动抽插,他按着庄小小的纤腰往下压的同时又挺胯上撞,“噗呲噗呲”的声响不绝于耳。

????“好棒啊!爸爸的鸡巴…好大……”两人的坐姿让硕大的蘑菇头直捅花心,富有弹性的软肉被撞得弹来弹去地分泌出了更多的蜜水。

????每逢庄小小的头快要撞上车顶之时就被拉下重击,她的腿根被撞得又红又麻,淫水泛滥成灾,堆在最后变成了白泡团在穴口:“咿呀……喜欢…爸爸啊……”

????“乖女儿好浪。”庄剑加快动作,车身也跟着他的肏屄频率震动起来。

????肉棒的侵入让骚穴里的春水迸裂炸开着喧嚣,撑开的每一寸褶皱都带着数不清的瘙痒,肉棍所触之处全是酥麻至顶的快感。

????交欢持续半个小时有余,其间只有插进抽出的动作反复进行,但肉与肉之间的相互融合却让两人只愿沉沦而不愿清醒。庄小小的眼前雾蒙蒙的一片,脑中无它,只剩做、做、做!

????而一声又一声的“爸爸”从庄小小口中脱出,让庄剑禁忌感爆棚,撞击次次生猛,两团浑圆的大奶在敞开的衬衫前摇来晃去,乳花随之摆动而时不时从奶头呲出,如同下了一场奶香四溢的毛毛雨。

????两人身上悉数汗湿,连带车窗,都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潮气。

????“啊啊啊…爸爸……轻点…好大……啊轻点嘛……”庄小小攀着庄剑宽厚的臂膀,小腹隆起龟头的形状,尺寸骇人。

????“不呢。”笔直的大肉棒在被捅开好久的子宫里肆无忌惮地闯荡,摇头摆尾地宣誓自己的主权,又是一记深挺,庄小小迎来了她在这儿的第四次高潮!

????“啊…又到了到了啊!”两只奶头不再雷声大雨点小的趋势,而是猛然飙出,如同暴雨一般降临,滂沱无尽。

????这个时候庄剑也不愿再强守精关,横冲直撞数十下之后,用唇舌堵住了庄小小还在高高呻吟的小嘴,劲腰一颤,数股浓稠滚烫的精液便排着队射进了宫苞。

????庄小小被子宫深处的激流烫得一哆嗦,下腹起伏不断地抽搐痉挛着,潮涌淹了肉壶,淌过还未软下的阴茎,湿了两人的交合之处,也湿了身下的座椅。

????回家以后,庄剑抱着庄小小进房间,不一会儿又是浴火焚身。他的女儿太有料,诱惑非常。

????庄小小叼住庄剑的耳垂,闻到的全是庄剑身上的木质香:“你动作轻点……”

????庄剑反应更快,掐着庄小小的腰壹扭就转到了旁边的窗帘之後。

????不需要再担心受怕的庄小小被压着跪在地上,柔软的地毯承载着她的膝盖和手掌心,她放声淫叫着,屁股壹扭壹扭地在召唤庄剑加倍的疼爱。

????庄剑提起庄小小的翘臀,她的纤腰便被压得与地毯更加接近,圆润的腰眼像是在勾人精魂,屈辱的跪姿让肥美的臀更加诱人。

????他不愿再忍,掐紧了庄小小的臀肉就猛烈快速地操弄着嫩穴,疯狂地抽插了几百下。庄小小受不住地全身痉挛,奶头的奶水已经变得稀薄,细细的水柱犹如蜘蛛丝儿从奶头里吐出来壹般,花穴失控地像是喷尿壹样射出了透明的精水,庄剑就在这股潮涌下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庄小小直接瘫倒满是粘腻湿热的淫液的地毯上燥红了脸,她居然潮喷了……许久两人才从情欲中缓过来。庄剑拔出半软的肉棒,轻松地将因为潮吹而羞得不愿擡头的庄小小抱在怀里,走进了浴室。

????不多久,浴室里又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庄剑开车送庄小小去学校,又接她回来。庄小小来到停车场,壹时没看见他的人。兜兜转转过後,被人拉住。

????“小小,我在这。”庄剑松开安全带,不由分说地托起庄小小的臀,往他身上壹拉,壹阵地转天旋,她就已经跨坐在了他的肿胀之上。

????身下不可忽视的硬块让庄小小的花穴不可控制地吐出了蜜水,很快就浸湿了内裤那少得可怜的布料。

????只是庄小小的脊背刚好顶在了方向盘之上,咯得她生疼,壹个蹙眉间,就有温热的手掌心代替了那份坚硬冰凉。

????庄剑掐住了肥美的蜜臀,她就顺势往前倾,刚好方便了庄剑淩乱的吻在她的颈窝上壹壹烙下。

????胸前的柔软紧紧压在厚实的胸肌之上,挤成了扁扁的两团,敏感的乳头悄然翘起,像豌豆壹样卡在两人中间摩擦着。

????“嗯啊……好……”庄小小仰着头任由他处置,修长的天鹅颈很快就泛起了数个深浅不壹的红色印记。

????壹个个吻逐渐下滑,弄湿了胸前的职业衬衫,黏黏糊糊地贴着肌肤。庄小小十指插扣在发间,轻声呻吟,两条细长的白腿挂在庄剑身侧,绷直了的玉足脚趾蜷缩,抠弄在皮质座椅上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声响。

????“舒服吗?”庄剑的手在她的腰窝流连忘返,壹个不经意间就窜到了前面因跨坐而卷起的裙摆里,灵活的手指隔着内裤对花穴按压揉捏。

????“啊…嗯舒服……”庄小小难免情动地拱起了小腹,满面春潮。

????“湿了呢。”即使是隔着那层布,肉穴也能感受到原本干燥温暖的指腹被丝丝缕缕的蜜水染得渐进湿滑。手指抽插不深,只活动於洞口,坚硬到颤巍巍的小珍珠核在抖动泌水,就连两片大阴唇也被手指搅得外翻扩张,开於裤缝两边。

????“嗯啊……嗯?”手指蓦然抽离,庄小小半阖着眼疑惑地看向庄剑,却见他邪邪壹笑,将湿漉漉的手指往嘴里送,“别…别吃呀……”

????“我吃得还少吗?小小的淫水还是壹如既往的好吃呀。”此话壹出,庄小小本就酡红的脸庞瞬间燥热十分。

????舔尽指尖美味,庄剑如同初生的婴孩渴望着母乳壹般,脑袋迫不及待地往庄小小的胸上拱。衬衫扣子被壹颗颗咬开,先前就被蹂躏得七扭八歪的胸罩松松垮垮地挂着,他往上壹推,白花花的乳肉就冲出束缚弹了出来,红果子在雪白的对比之下越发娇艳。

????庄剑低头壹个狠劲儿,叼起壹颗乳果就用力啃食起来。

????“嗯啊…爸爸……”

????空气愈发稀薄,庄小小呼吸紊乱,裸露的肌肤无壹处不是透着粉嫩的红。

????相比庄小小衣衫不整动情许久的模样,反观庄剑,依旧衣冠楚楚,好不鲜明。

????奶水堵在出口不愿溢出,庄剑只能用舌头在乳晕上耐心地打着圈,出其不意地壹吸!

????果不其然,奶水出来了。

????庄小小轻喘着气儿,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更别说口水与奶头相碰交错的声音——“啧啧啧……”鼻息所到之处尽是香甜的奶味儿,这壹头的奶水“咕噜咕噜”地被喝进胃里,而另壹边的乳汁早已从指缝间流出浸湿了两人身上的衣物。

????喝下嘴里残留的奶水,庄剑的大鸡巴蓄势待发,壹跳壹跳地似乎在不满地诉求着什麽,他眼神晦暗,哑声道:“内裤不要算了。”

????“撕拉”壹声,内裤应声撕裂。

????“别…啊!”还没来得及出口的阻拦随着裤裆拉链的下滑之时,破裤而出的肉棒就已经壹杆进洞,动作壹气呵成!

????“呀…嗯啊……”湿润的甬道瞬间被填满,顿时把肉茎夹得紧了个通透。

????庄剑咬着牙感受这份其中的紧窒,在源源不断的春水浇灌之下开始了耸动抽插,他按着庄小小的纤腰往下压的同时又挺胯上撞,“噗呲噗呲”的声响不绝於耳。

????“好棒啊!爸爸的鸡巴…好大……”两人的坐姿让硕大的蘑菇头直捅花心,富有弹性的软肉被撞得弹来弹去地分泌出了更多的蜜水。

????每逢庄小小的头快要撞上车顶之时就被拉下重击,她的腿根被撞得又红又麻,淫水泛滥成灾,堆在最後变成了白泡团在穴口:“咿呀……喜欢…爸爸啊……”

????“乖女儿好浪。”庄剑加快动作,车身也跟着他的肏屄频率震动起来。

????肉棒的侵入让骚穴里的春水迸裂炸开着喧嚣,撑开的每壹寸褶皱都带着数不清的瘙痒,肉棍所触之处全是酥麻至顶的快感。

????交欢持续半个小时有余,其间只有插进抽出的动作反复进行,但肉与肉之间的相互融合却让两人只愿沈沦而不愿清醒。庄小小的眼前雾蒙蒙的壹片,脑中无它,只剩做、做、做!

????而壹声又壹声的“爸爸”从庄小小口中脱出,让庄剑禁忌感爆棚,撞击次次生猛,两团浑圆的大奶在敞开的衬衫前摇来晃去,乳花随之摆动而时不时从奶头呲出,如同下了壹场奶香四溢的毛毛雨。

????两人身上悉数汗湿,连带车窗,都覆上了壹层薄薄的潮气。

????“啊啊啊…爸爸……轻点…好大……啊轻点嘛……”庄小小攀着庄剑宽厚的臂膀,小腹隆起龟头的形状,尺寸骇人。

????“不呢。”笔直的大肉棒在被捅开好久的子宫里肆无忌惮地闯荡,摇头摆尾地宣誓自己的主权,又是壹记深挺,庄小小迎来了她在这儿的第四次高潮!

????“啊…又到了到了啊!”两只奶头不再雷声大雨点小的趋势,而是猛然飙出,如同暴雨壹般降临,滂沱无尽。

????这个时候庄剑也不愿再强守精关,横冲直撞数十下之後,用唇舌堵住了庄小小还在高高呻吟的小嘴,劲腰壹颤,数股浓稠滚烫的精液便排着队射进了宫苞。

????庄小小被子宫深处的激流烫得壹哆嗦,下腹起伏不断地抽搐痉挛着,潮涌淹了肉壶,淌过还未软下的阴茎,湿了两人的交合之处,也湿了身下的座椅。

????回家以後,庄剑抱着庄小小进房间,不壹会儿又是浴火焚身。他的女儿太有料,诱惑非常。

????庄小小叼住庄剑的耳垂,闻到的全是庄剑身上的木质香:“你动作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