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啊!叫出来!让爸爸听听你是怎么爽的!

作品:《她的狼父【繁简H】

????庄小小是孤女,十四岁才被领回家。父亲自她生出来以后就犯了事情入狱,在她十六岁的时候才被放出来。那天,庄小小和亲生妈妈一起去接父亲。她与父亲长得相似,她美,父亲俊朗。虽然十六年过去,可她的父亲庄剑还是能看出当年的影子。

????庄剑看庄小小的眼神很温情,可在她看来,却像是一头狼看中猎物后的欣喜眼神。庄小小很害怕,她尽力避着父亲,直到那一天。

????庄小小国庆放假回家,她在家里午睡,突然觉得浑身燥热,感觉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在舔舐她的身体一般,让她难受得扭了扭身子。

????“真骚!”含糊不清的淫言秽语从身上传来,让庄小小瞬间惊醒,她低头一看,竟看到了一人正在埋首在她敞开的胸上亲吻着她的乳肉!

????“啊!救…唔唔……”庄小小来不及呼救嘴里就被塞了一块布巾。她开始挣扎着想要摆脱男人的桎梏,男人为了她消停点,直接撑起身子脱衣服想要直接提枪肏屄。

????庄小小却睁大了眼睛,眼前的男人…是爸爸!

????“唔…唔唔!!”所有的质问出不了口,庄小小的眼泪直接被逼了出来。

????“怎么?迫不及待了?”男人边将亵裤除去,边大力揉捏着早已全身赤裸的庄小小的奶子,“爸爸这就来,不要急!这奶子长这么大就是要留给爸爸揉的,今早看到的时候爸爸就在想,小小这娇娇身子该有多美,果然不负爸爸所望!”说完就俯身叼住了她的奶头啧啧地吮吸起来,手下动作不停,不顾庄小小花穴干涸,直接两根手指插进去!

????庄小小痛得直颤,满脑子都是那根粗大到恶心地步的杵子,不愿听到这禽兽说出的恶心话,却是穴口急缩,用力绞紧了两根手指。

????“真紧!小小放松,爸爸得帮你松松屄才能把大鸡巴插进去,这样你才能快活!”手指开始不管不顾地进出花穴,指头弯曲着抠挖娇嫩的花壁,花谷里不受控制地分泌出汁液沾湿了手指,男人抽出手指递到庄小小面前,“瞧瞧你个骚货,还没插进去就淫荡得流水了,是不是欠肏?!”

????不是,不是!庄小小说不出话,只能哭着摇头,男人却被眼前一副任人蹂躏的表情的庄小小给刺激得更加亢奋,身下的肉棒也硬挺挺地高高翘起!

????趁着花穴已有淫液的顺滑,男人啐了口口水在手心里对着肉棒撸了十几下,对准被他蹂得贝肉外翻的圆洞就捅了进去!

????“唔!唔唔!!”庄小小整个人都痛到痉挛,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劈成了两瓣,一根滚烫的棍棒直冲冲地捅进她的小穴,穴内的媚肉瞬间拿出防御模式,疯狂地将肉棒往外挤,男人却被爽得感慨道:“小小的骚穴真会吸,呃…真紧!”他再一个使劲,终于捅穿了那层膜!

????穴肉不再负隅顽抗,无数张小嘴都在拉扯着肿大的欲望,男人感觉浑身毛孔都舒服得张开,一个重击之后肉棒就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

????“唔唔……”庄小小的小嘴被撑到发麻,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将布巾浸湿,呜咽声已经在男人的肏干之下变得微乎极微,她如同脱了水的鱼,瘫软在岸边,眼神空洞地流着止不住的泪水。

????即使心里在不愿意,可花穴里源源不断的花蜜仍然快要将来回抽插的肉棒淹没,男人被热液包裹得越干越勇,撞击着那个让庄小小颤抖的敏感点,一下比一下重:“小小可真骚,是不是早就想要男人来肏屄了?嗯?”

????庄小小想咬牙忍下从脊椎那传来的快感,但事与愿违,隔着布料都能听到破碎的呻吟声,男人大笑一声,把她嘴里的湿布撤走:“叫啊!叫出来!让爸爸听听你是怎么爽的!”

????小嘴终于得到了自由,庄小小却再也叫不出声,舌头被卡到麻木,传出来的只有细细碎碎的呜咽声:“啊…啊……”

????就算叫了又怎么样?最后倒霉的绝对只是自己。谁会来救她的命呢?庄小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死死咬着唇瓣,坚决不愿出声。

????没有悦耳的叫床声,男人原本并不在意,他早已被下身的紧致给爽到了极乐世界。可看到庄小小咬牙倔强的娇媚模样,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听她那张小嘴发出的声音。

????抽出肉棒,骚穴内就迫不及待地涌出了混有红色血丝的透明淫液,他看得眼红,扶起庄小小的一条腿挂在手臂上,对准骚穴又是一轮冲刺!

????“啊……”男人抽出肉棒那一刻庄小小以为他要放过自己,却猛不丁被重新的肏弄给撞出了呻吟声。

????如愿听到呻吟的男人更卖力地插干着:“小小是不是很爽?爸爸以后天天肏你的屄,让你天天爽好不好?哈哈!”

????在心里回转了几百遍的卑鄙无耻下流,庄小小就是不愿意开口,哪怕是骂也不愿。

????“真他娘骚!不叫还夹老子鸡巴这么紧!”肉棒直捅花心,捣出的花液不断。没有得到回应的男人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想着自个儿屋里还有一个婆娘在,放下庄小小雪白柔软的腿,用力揉捏着她滑腻腻的奶子,下体加快了速度,过快的抽插还是让庄小小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

????男人听得畅快,心满意足地肏了几百下,终于朝着被肏到敞开的子宫口射进了滚烫的白浊……草草擦拭了几下湿淋淋的命根子,男人看着瘫在床上生无可恋的庄小小,她一身的污秽,青紫遍布,被肏到合不拢的肉洞还在汩汩流着堵不住的精水。忽略下身再次坚硬的昂扬,他上前拍了拍庄小小的脸蛋,又狠狠地搓了搓红艳艳的奶头,说道:“乖女儿,等着爸爸下次过来疼你!”

????庄小小拖着肮脏的身体走进浴室,拼命清洗自己的身体。她躲在角落里哭了好久好久,最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庄剑抱着她,一遍又一遍抚摸她的身体,轻哄道:“对不起,小小,对不起。”

????他有时候会变得不像自己。庄小小看着这个和自己有八分相似的漂亮男人,忽然心一动,勾起他的下巴,吻了吻他的唇。

????庄剑一喜,抱住女儿,这次让她做主,甘愿在她身下承欢。

????这次过后,庄小小周末回来的次数多了。每次都和庄剑在房里做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就接受了这种关系。或许是这个男人的怀抱很温暖。

????这天午后,庄剑来到她的房间里,看到庄小小正在自慰,一下子兴奋起来。她的身体已经流出了淫液。

????庄剑把手指上的淫液抹到翘立的奶头上,冰凉而又滚烫的触感让庄小小攥紧了手下的被单。

????“小小喜欢这样吗?”他再次低头,就着淫水将奶头送进嘴里与舌头共舞。

????“啊…脏……脏啊……嗯啊……好爽好爽……”庄小小下体被忽略,她饥渴难耐地夹着腿,扭着屁股试图缓解幽穴传来的空虚。

????发觉庄小小的空虚在叫嚣以后,庄剑故意松开了奶头,在乳晕上蜻蜓点水般印着吻,一手撑床,一手解开身下桎梏肿大的枷锁。

????“啊…不要这样……用力……用力啊!”这种磨人的举动让庄小小的饥渴值达到了顶峰,她挺起下身,花穴的细缝刚好撞上了从内裤中弹跳出来的肉棒。

????硕大的蘑菇头蹭着湿答答的阴唇,马眼吐出的露珠滴落在硬挺红肿的小核上,庄小小娇吟着:“快进来……进来!快啊!”

????庄剑不再满足于挑逗似的亲吻着庄小小滑嫩嫩的乳肉,嘴上开始重重地吮吸,身下的肉棒用力往前一送,蓄势待发的龟头冲开了细缝,第一时间捅进了温暖的花穴。

????“啊!好大!啊……咿呀……”

????“呃……好紧!”花壁上的褶皱紧紧依附在肉棒上,龟头无论是再往前还是向后退,都被随时分泌出的淫水温柔地包裹着,一阵快意立马冲上了头顶。

????“啊……太…太大了!啊……”

????庄剑忍住射意开始了九浅一深的抽插动作,次次生猛,毫无最开始的怜香惜玉,庄小小却爽到浑身紧绷。

????“啊……厉害!好厉害……大啊……爽死了……啊…嗯……咿呀……”

????“小小真紧!一点也不像被操过的!就用我的大鸡巴给小小松松穴好不好?”

????“啊……松……好啊……用力啊…嗯……”

????“真浪!”庄剑听话地开始用力,一次次的深入好像要把子宫口都顶开。

????“太深…深啦!啊……破了…顶到子宫了…快破了啊!”

????“我就是要破开小小的子宫口啊,小小难道不希望吗?”说着又是用力一顶。

????“嗯…啊……好爽……快…太快了……啊啊啊啊啊!”潮水般的快感泯灭了庄小小的观感,她胸前饱胀的乳头猛地喷射出了一注注奶汁,花穴也不甘落后地流出水汪汪的淫液。

????庄剑及时抽出阴茎,似乎再慢一步就要被那紧致的包裹感给夹得缴械投降。他用双手包住硕大的奶子,正在一股一股往上射的奶水全都冲到了手掌心。

????像是在掬着泉水解渴的行者,庄剑把手心里的奶水全部舔了干净之后,不满足现状地叼住冒着奶水的奶头,存在口腔里,抬头一送,与庄小小唇舌交缠。

????过多的奶水从庄小小的嘴里流了出来,若不是有庄剑与她分享,她肯定会被呛到满脸通红。

????待口中奶水被吸食干净,庄剑掀起嘴角,看着已经意乱情迷的庄小小说道:“爸爸都没有射出来,小小怎么就高潮了呢?要惩罚才好呢。”

????庄剑二话不说将肉棒再次冲进花穴。

????“啊…好撑呀!嗯啊……”庄小小渐渐平息的情欲又被光滑肿大的肉棒捅进幽穴后挑起。

????“刚刚才插过骚穴,居然能恢复得这么快,我的小小真是个妖精!”

????“啊……好爽…嗯好厉害……呃啊……”

????肉棒抽插间带出的淫水淋湿了乌黑的耻毛,刮得花穴一片通红。庄剑一个俯身就将庄小小拉起,庄小小吓得连忙用双腿环住了他的劲腰。

????纤细的长腿环在腰间,下体间的贴合更加紧密,庄小小爽得直叫唤:“啊!啊……好深啊…嗯……轻点……”

????庄剑边插着庄小小的淫穴,边托起她的屁股下床,站起来的瞬间龟头顶在庄小小的敏感点不停地碾压着。

????“啊啊啊啊啊!”边走边插所传来的快感让庄小小的花穴又是一阵颤动。

????“呃……啊……”庄剑被夹得低吟出声,在庄小小短暂的痉挛过后他强忍住将自己的阴茎包住的紧致,将庄小小抵在墙上,开始了疯狂的冲刺。

????刚释放过一次的庄小小又被猛烈的攻势给操得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太…快……太快了…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小小,啊…都给你!”

????娇吟声被撞得断断续续,而庄剑也终于守不住精关,将龟头抵在子宫口,浓浓的精液悉数射进了敞开的子宫。

????庄小小被精液烫得肉穴更加敏感,迅速夹紧的快感让庄剑终于对他心爱的女孩爆了粗口:“操!你是要夹断我吗?是不是欠干!”

????说完还没软下的肉棒就再次肃然起敬。

????抹了一把庄小小胸前源源不断的奶水,庄剑抱起浑身酥软的庄小小往拉上窗帘的落地窗走去。

????“小小,惩罚开始了。”

????窗帘被拉开,刺眼的阳光第一时间涌了进来。庄小小顿时清醒了不少,可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已经被迫趴在了透明的落地窗上。

????虽说落地窗外还有一个阳台,可就算能挡住楼下经过的路人视线,也不能保证对面住户会不会突然拉开窗帘啊。

????奶头被冰凉的玻璃压迫传来的刺激感根本比不过有可能被人看光的羞耻心来得强烈。

????“不…不要在这…不要!”庄小小试图扭过身子,动作间奶头呲出的奶水顺着玻璃划出一道道乳白色的痕迹……庄剑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一个动作高高翘起的肉棒就穿过屁股缝插进了肉穴。

????“啊!好深啊!”蘑菇头因为体位而扭转着送进小穴,庄剑一个猛劲就让庄小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呃…啊……”庄剑等肉穴适应了他的粗大后,体内的大肉棒就高频率地抽送起来。

????“嗯…啊……好深……啊……”

????“小小看来很享受这个姿势呢!”

????庄剑大幅度的抽插让庄小小不停地和玻璃窗贴近,奶头被冰到麻木,扭曲成一团,她的呻吟一声比一声娇:“啊……太快了…嗯……啊……爸爸好厉害…啊!”

????“爸爸?小小原来喜欢玩这个?”

????“嗯……玩…玩什么……啊……”不知是不是这个“爸爸”的原因,体内的肉棒又大了一圈,充满弹性的花壁撑大继续包容着它。

????“嗯…小小再叫我一声爸爸……”庄剑火热的呼吸洒在庄小小的耳边,他伸出舌头一遍遍地描绘着庄小小的耳蜗,牙齿轻轻啃咬着娇嫩的耳垂肉,整只耳朵都水得发亮。

????“爸爸……啊……爸爸轻点啊……”

????“又流了这么多水?我的女儿真淫荡啊!”

????“啊…啊…啊……”庄小小香汗淋漓,落地窗上全是温热的潮气和不知是奶水还是汗水、淫液的水痕。

????“爸爸操得你爽不爽?嗯?”

????庄小小被操到理智丧失,直接默认了庄剑的恶趣味:“啊……咿呀……爽啊……嗯……”

????“原来是爽到了,难怪夹得那么紧!女儿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嗯啊……刺激啊……爸爸…重点啊!”

????“嗯……现在感觉重点了吗……女儿满不满意?啊……”庄剑不仅加重了力道,连速度都加快了,庄小小偏着头才没被撞上玻璃。

????“满意…啊…爸爸…太…太快了……啊慢点啊……呀……”

????“现在又说太快,那爸爸慢点好了,女儿到底满不满意呢?”他故意放缓了抽送的速度,力道不减却让肉穴涌上了极强的空虚感。

????“不…不……爸爸快点啊……女儿好痒啊!”

????“女儿哪里痒?是不是骚穴痒了?”

????“是…是啊……快……啊啊啊!”话音未落,庄剑不给她反应机会就开始加速了肉棒的进出。

????囊袋在肉棒进出时在滑腻的臀肉上拍打出“啪!啪!啪!”的声音,和肉棒与花穴插送间带来的“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进行较量,在一片旖旎的房间内回荡着一声又一声淫荡的音符。

????庄小小汗湿的发黏在额间,她眼神迷离,随便一瞟就看到对面落地窗里的窗帘似乎好像要有被打开的趋势。

????她吓得猛地缩紧了甬道,回头惊恐地大叫:“啊啊啊!有人啊…啊…啊!”

????庄小小是孤女,十四岁才被领回家。父亲自她生出来以後就犯了事情入狱,在她十六岁的时候才被放出来。那天,庄小小和亲生妈妈壹起去接父亲。她与父亲长得相似,她美,父亲俊朗。虽然十六年过去,可她的父亲庄剑还是能看出当年的影子。

????庄剑看庄小小的眼神很温情,可在她看来,却像是壹头狼看中猎物後的欣喜眼神。庄小小很害怕,她尽力避着父亲,直到那壹天。

????庄小小国庆放假回家,她在家里午睡,突然觉得浑身燥热,感觉有什麽湿漉漉的东西在舔舐她的身体壹般,让她难受得扭了扭身子。

????“真骚!”含糊不清的淫言秽语从身上传来,让庄小小瞬间惊醒,她低头壹看,竟看到了壹人正在埋首在她敞开的胸上亲吻着她的乳肉!

????“啊!救…唔唔……”庄小小来不及呼救嘴里就被塞了壹块布巾。她开始挣紮着想要摆脱男人的桎梏,男人为了她消停点,直接撑起身子脱衣服想要直接提枪肏屄。

????庄小小却睁大了眼睛,眼前的男人…是爸爸!

????“唔…唔唔!!”所有的质问出不了口,庄小小的眼泪直接被逼了出来。

????“怎麽?迫不及待了?”男人边将亵裤除去,边大力揉捏着早已全身赤裸的庄小小的奶子,“爸爸这就来,不要急!这奶子长这麽大就是要留给爸爸揉的,今早看到的时候爸爸就在想,小小这娇娇身子该有多美,果然不负爸爸所望!”说完就俯身叼住了她的奶头啧啧地吮吸起来,手下动作不停,不顾庄小小花穴干涸,直接两根手指插进去!

????庄小小痛得直颤,满脑子都是那根粗大到恶心地步的杵子,不愿听到这禽兽说出的恶心话,却是穴口急缩,用力绞紧了两根手指。

????“真紧!小小放松,爸爸得帮你松松屄才能把大鸡巴插进去,这样你才能快活!”手指开始不管不顾地进出花穴,指头弯曲着抠挖娇嫩的花壁,花谷里不受控制地分泌出汁液沾湿了手指,男人抽出手指递到庄小小面前,“瞧瞧你个骚货,还没插进去就淫荡得流水了,是不是欠肏?!”

????不是,不是!庄小小说不出话,只能哭着摇头,男人却被眼前壹副任人蹂躏的表情的庄小小给刺激得更加亢奋,身下的肉棒也硬挺挺地高高翘起!

????趁着花穴已有淫液的顺滑,男人啐了口口水在手心里对着肉棒撸了十几下,对准被他蹂得贝肉外翻的圆洞就捅了进去!

????“唔!唔唔!!”庄小小整个人都痛到痉挛,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劈成了两瓣,壹根滚烫的棍棒直冲冲地捅进她的小穴,穴内的媚肉瞬间拿出防御模式,疯狂地将肉棒往外挤,男人却被爽得感慨道:“小小的骚穴真会吸,唉…真紧!”他再壹个使劲,终於捅穿了那层膜!

????穴肉不再负隅顽抗,无数张小嘴都在拉扯着肿大的欲望,男人感觉浑身毛孔都舒服得张开,壹个重击之後肉棒就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

????“唔唔……”庄小小的小嘴被撑到发麻,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将布巾浸湿,呜咽声已经在男人的肏干之下变得微乎极微,她如同脱了水的鱼,瘫软在岸边,眼神空洞地流着止不住的泪水。

????即使心里在不愿意,可花穴里源源不断的花蜜仍然快要将来回抽插的肉棒淹没,男人被热液包裹得越干越勇,撞击着那个让庄小小颤抖的敏感点,壹下比壹下重:“小小可真骚,是不是早就想要男人来肏屄了?嗯?”

????庄小小想咬牙忍下从脊椎那传来的快感,但事与愿违,隔着布料都能听到破碎的呻吟声,男人大笑壹声,把她嘴里的湿布撤走:“叫啊!叫出来!让爸爸听听你是怎麽爽的!”

????小嘴终於得到了自由,庄小小却再也叫不出声,舌头被卡到麻木,传出来的只有细细碎碎的呜咽声:“啊…啊……”

????就算叫了又怎麽样?最後倒霉的绝对只是自己。谁会来救她的命呢?庄小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死死咬着唇瓣,坚决不愿出声。

????没有悦耳的叫床声,男人原本并不在意,他早已被下身的紧致给爽到了极乐世界。可看到庄小小咬牙倔强的娇媚模样,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听她那张小嘴发出的声音。

????抽出肉棒,骚穴内就迫不及待地涌出了混有红色血丝的透明淫液,他看得眼红,扶起庄小小的壹条腿挂在手臂上,对准骚穴又是壹轮冲刺!

????“啊……”男人抽出肉棒那壹刻庄小小以为他要放过自己,却猛不丁被重新的肏弄给撞出了呻吟声。

????如愿听到呻吟的男人更卖力地插干着:“小小是不是很爽?爸爸以後天天肏你的屄,让你天天爽好不好?哈哈!”

????在心里回转了几百遍的卑鄙无耻下流,庄小小就是不愿意开口,哪怕是骂也不愿。

????“真他娘骚!不叫还夹老子鸡巴这麽紧!”肉棒直捅花心,捣出的花液不断。没有得到回应的男人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想着自个儿屋里还有壹个婆娘在,放下庄小小雪白柔软的腿,用力揉捏着她滑腻腻的奶子,下体加快了速度,过快的抽插还是让庄小小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

????男人听得畅快,心满意足地肏了几百下,终於朝着被肏到敞开的子宫口射进了滚烫的白浊……草草擦拭了几下湿淋淋的命根子,男人看着瘫在床上生无可恋的庄小小,她壹身的污秽,青紫遍布,被肏到合不拢的肉洞还在汩汩流着堵不住的精水。忽略下身再次坚硬的昂扬,他上前拍了拍庄小小的脸蛋,又狠狠地搓了搓红艳艳的奶头,说道:“乖女儿,等着爸爸下次过来疼你!”

????庄小小拖着肮脏的身体走进浴室,拼命清洗自己的身体。她躲在角落里哭了好久好久,最後落入壹个温暖的怀抱。庄剑抱着她,壹遍又壹遍抚摸她的身体,轻哄道:“对不起,小小,对不起。”

????他有时候会变得不像自己。庄小小看着这个和自己有八分相似的漂亮男人,忽然心壹动,勾起他的下巴,吻了吻他的唇。

????庄剑壹喜,抱住女儿,这次让她做主,甘愿在她身下承欢。

????这次过後,庄小小周末回来的次数多了。每次都和庄剑在房里做爱。她也不知道为什麽,怎麽就接受了这种关系。或许是这个男人的怀抱很温暖。

????这天午後,庄剑来到她的房间里,看到庄小小正在自慰,壹下子兴奋起来。她的身体已经流出了淫液。

????庄剑把手指上的淫液抹到翘立的奶头上,冰凉而又滚烫的触感让庄小小攥紧了手下的被单。

????“小小喜欢这样吗?”他再次低头,就着淫水将奶头送进嘴里与舌头共舞。

????“啊…脏……脏啊……嗯啊……好爽好爽……”庄小小下体被忽略,她饥渴难耐地夹着腿,扭着屁股试图缓解幽穴传来的空虚。

????发觉庄小小的空虚在叫嚣以後,庄剑故意松开了奶头,在乳晕上蜻蜓点水般印着吻,壹手撑床,壹手解开身下桎梏肿大的枷锁。

????“啊…不要这样……用力……用力啊!”这种磨人的举动让庄小小的饥渴值达到了顶峰,她挺起下身,花穴的细缝刚好撞上了从内裤中弹跳出来的肉棒。

????硕大的蘑菇头蹭着湿答答的阴唇,马眼吐出的露珠滴落在硬挺红肿的小核上,庄小小娇吟着:“快进来……进来!快啊!”

????庄剑不再满足於挑逗似的亲吻着庄小小滑嫩嫩的乳肉,嘴上开始重重地吮吸,身下的肉棒用力往前壹送,蓄势待发的龟头冲开了细缝,第壹时间捅进了温暖的花穴。

????“啊!好大!啊……咿呀……”

????“唉……好紧!”花壁上的褶皱紧紧依附在肉棒上,龟头无论是再往前还是向後退,都被随时分泌出的淫水温柔地包裹着,壹阵快意立马冲上了头顶。

????“啊……太…太大了!啊……”

????庄剑忍住射意开始了九浅壹深的抽插动作,次次生猛,毫无最开始的怜香惜玉,庄小小却爽到浑身紧绷。

????“啊……厉害!好厉害……大啊……爽死了……啊…嗯……咿呀……”

????“小小真紧!壹点也不像被操过的!就用我的大鸡巴给小小松松穴好不好?”

????“啊……松……好啊……用力啊…嗯……”

????“真浪!”庄剑听话地开始用力,壹次次的深入好像要把子宫口都顶开。

????“太深…深啦!啊……破了…顶到子宫了…快破了啊!”

????“我就是要破开小小的子宫口啊,小小难道不希望吗?”说着又是用力壹顶。

????“嗯…啊……好爽……快…太快了……啊啊啊啊啊!”潮水般的快感泯灭了庄小小的观感,她胸前饱胀的乳头猛地喷射出了壹注注奶汁,花穴也不甘落後地流出水汪汪的淫液。

????庄剑及时抽出阴茎,似乎再慢壹步就要被那紧致的包裹感给夹得缴械投降。他用双手包住硕大的奶子,正在壹股壹股往上射的奶水全都冲到了手掌心。

????像是在掬着泉水解渴的行者,庄剑把手心里的奶水全部舔了干净之後,不满足现状地叼住冒着奶水的奶头,存在口腔里,擡头壹送,与庄小小唇舌交缠。

????过多的奶水从庄小小的嘴里流了出来,若不是有庄剑与她分享,她肯定会被呛到满脸通红。

????待口中奶水被吸食干净,庄剑掀起嘴角,看着已经意乱情迷的庄小小说道:“爸爸都没有射出来,小小怎麽就高潮了呢?要惩罚才好呢。”

????庄剑二话不说将肉棒再次冲进花穴。

????“啊…好撑呀!嗯啊……”庄小小渐渐平息的情欲又被光滑肿大的肉棒捅进幽穴後挑起。

????“刚刚才插过骚穴,居然能恢复得这麽快,我的小小真是个妖精!”

????“啊……好爽…嗯好厉害……唉啊……”

????肉棒抽插间带出的淫水淋湿了乌黑的耻毛,刮得花穴壹片通红。庄剑壹个俯身就将庄小小拉起,庄小小吓得连忙用双腿环住了他的劲腰。

????纤细的长腿环在腰间,下体间的贴合更加紧密,庄小小爽得直叫唤:“啊!啊……好深啊…嗯……轻点……”

????庄剑边插着庄小小的淫穴,边托起她的屁股下床,站起来的瞬间龟头顶在庄小小的敏感点不停地碾压着。

????“啊啊啊啊啊!”边走边插所传来的快感让庄小小的花穴又是壹阵颤动。

????“唉……啊……”庄剑被夹得低吟出声,在庄小小短暂的痉挛过後他强忍住将自己的阴茎包住的紧致,将庄小小抵在墙上,开始了疯狂的冲刺。

????刚释放过壹次的庄小小又被猛烈的攻势给操得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太…快……太快了…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小小,啊…都给你!”

????娇吟声被撞得断断续续,而庄剑也终於守不住精关,将龟头抵在子宫口,浓浓的精液悉数射进了敞开的子宫。

????庄小小被精液烫得肉穴更加敏感,迅速夹紧的快感让庄剑终於对他心爱的女孩爆了粗口:“操!你是要夹断我吗?是不是欠干!”

????说完还没软下的肉棒就再次肃然起敬。

????抹了壹把庄小小胸前源源不断的奶水,庄剑抱起浑身酥软的庄小小往拉上窗帘的落地窗走去。

????“小小,惩罚开始了。”

????窗帘被拉开,刺眼的阳光第壹时间涌了进来。庄小小顿时清醒了不少,可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已经被迫趴在了透明的落地窗上。

????虽说落地窗外还有壹个阳台,可就算能挡住楼下经过的路人视线,也不能保证对面住户会不会突然拉开窗帘啊。

????奶头被冰凉的玻璃压迫传来的刺激感根本比不过有可能被人看光的羞耻心来得强烈。

????“不…不要在这…不要!”庄小小试图扭过身子,动作间奶头呲出的奶水顺着玻璃划出壹道道乳白色的痕迹……庄剑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壹个动作高高翘起的肉棒就穿过屁股缝插进了肉穴。

????“啊!好深啊!”蘑菇头因为体位而扭转着送进小穴,庄剑壹个猛劲就让庄小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唉…啊……”庄剑等肉穴适应了他的粗大後,体内的大肉棒就高频率地抽送起来。

????“嗯…啊……好深……啊……”

????“小小看来很享受这个姿势呢!”

????庄剑大幅度的抽插让庄小小不停地和玻璃窗贴近,奶头被冰到麻木,扭曲成壹团,她的呻吟壹声比壹声娇:“啊……太快了…嗯……啊……爸爸好厉害…啊!”

????“爸爸?小小原来喜欢玩这个?”

????“嗯……玩…玩什麽……啊……”不知是不是这个“爸爸”的原因,体内的肉棒又大了壹圈,充满弹性的花壁撑大继续包容着它。

????“嗯…小小再叫我壹声爸爸……”庄剑火热的呼吸洒在庄小小的耳边,他伸出舌头壹遍遍地描绘着庄小小的耳蜗,牙齿轻轻啃咬着娇嫩的耳垂肉,整只耳朵都水得发亮。

????“爸爸……啊……爸爸轻点啊……”

????“又流了这麽多水?我的女儿真淫荡啊!”

????“啊…啊…啊……”庄小小香汗淋漓,落地窗上全是温热的潮气和不知是奶水还是汗水、淫液的水痕。

????“爸爸操得你爽不爽?嗯?”

????庄小小被操到理智丧失,直接默认了庄剑的恶趣味:“啊……咿呀……爽啊……嗯……”

????“原来是爽到了,难怪夹得那麽紧!女儿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嗯啊……刺激啊……爸爸…重点啊!”

????“嗯……现在感觉重点了吗……女儿满不满意?啊……”庄剑不仅加重了力道,连速度都加快了,庄小小偏着头才没被撞上玻璃。

????“满意…啊…爸爸…太…太快了……啊慢点啊……呀……”

????“现在又说太快,那爸爸慢点好了,女儿到底满不满意呢?”他故意放缓了抽送的速度,力道不减却让肉穴涌上了极强的空虚感。

????“不…不……爸爸快点啊……女儿好痒啊!”

????“女儿哪里痒?是不是骚穴痒了?”

????“是…是啊……快……啊啊啊!”话音未落,庄剑不给她反应机会就开始加速了肉棒的进出。

????囊袋在肉棒进出时在滑腻的臀肉上拍打出“啪!啪!啪!”的声音,和肉棒与花穴插送间带来的“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进行较量,在壹片旖旎的房间内回荡着壹声又壹声淫荡的音符。

????庄小小汗湿的发黏在额间,她眼神迷离,随便壹瞟就看到对面落地窗里的窗帘似乎好像要有被打开的趋势。

????她吓得猛地缩紧了甬道,回头惊恐地大叫:“啊啊啊!有人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