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起来疑心

作品:《娇妻嫁到:总裁哪里跑

????卿黎雨对于温言说的话,本就很疑惑,再加上江铸久也这般说,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了。她决定要着手调查一下。

????她找了一个私家侦探,私下里查找郑箐箐的事情,她不想将这个事情闹得太大,毕竟自己还是对她抱着相信的态度的。

????调查的结果令卿黎雨有点失望,都是些很平常的事情,基本也都是自己知道的。

????“我要放弃吗?还是继续查下去。”卿黎雨在心里犹豫着。

????对于她来说,自己又很想知道结果,又不想知道。她不想接受郑箐箐,在自己身边只是为了利用自己。

????江铸久下班回家,看见卿黎雨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便走了过去。

????“还在纠结要不要去调查吗?”

????江铸久和卿黎雨都看着窗外,夕阳西下,在天际间留下了一丝残阳。

????“我不是不想调查,只是我不敢去调查。怕知道哪些真相。我怕……”卿黎雨回头看着江铸久,想要在江铸久的脸上找到答案。

????江铸久依然是看着窗外,眼中有的是对外面景色的欣赏。

????“你遵从你自己心,问问自己的心想知道吗希望真相大白的那个时刻到来吗?”

????江铸久平静的说,本来要不是温言告诉了卿黎雨,自己是真心不想让卿黎雨知道郑箐箐的事情的,要知道卿黎雨本就是个很相信朋友的人,可是……。

????卿黎雨没有在江铸久的哪里找到答案,自是回过身,看着窗外。

????“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么想的,只是觉的自己是不能面对吧。毕竟我是真的拿她当了姐妹。”卿黎雨说的很忧伤。

????江铸久见她很是伤心,便拉她坐在沙发上,“不要为此伤神了,本不想帮你,但是看见你这个样子,我帮你查就是了,但是要答应我,知道真相可不要太激动。”

????卿黎雨轻轻点头答应,她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早点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事情,总比一直陷害自己的好。

????江铸久帮卿黎雨调查郑箐箐,其实也是为了能够早日剔除,卿黎雨身边的这个害人精。

????“贺霄,查的怎么样了,和我们手里掌握的,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吧!”

????贺霄见江铸久这么问,“是的,总裁,加上之前我们调查的,郑箐箐所做的事已经基本都清楚了。”

????江铸久一面听着贺霄说,一面还在犹豫,要一次性告诉卿黎雨吗?恐怕她会接受不了吧!要知道一次性知道这么多,怕是她会崩溃的。

????“贺霄,把郑箐箐最开始的证据拿出来,不要全部都给卿黎雨看,要不她会接受不了。”

????“好的,总裁,那关于最近网络上的那些,要告诉卿黎雨小姐吗?”

????江铸久想了想,“不了吧!太多,会让她接受不了,要是知道最近她的所有事情,都是郑箐箐所为,那肯定是无法忍受的。”

????“好的总裁,我明白了。”贺霄准备要离开。

????“对了,等会卿黎雨来了,你就直接把证据拿进来。”江铸久叮嘱贺霄。

????“好的,总裁。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江铸久点点头,贺霄转身离去了。

????卿黎雨很匆忙的赶去公司,因为江铸久告诉自己,查到了郑箐箐的事情,没有想到自己查了那么久的事情,江铸久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了结果了。

????看见卿黎雨来了,江铸久就让贺霄拿来了查到的信息。

????“卿黎雨小姐,这是我查到的关于郑箐箐之前,因为一些原因,住进你家里的事情。”贺霄一边说,一边将东西给了卿黎雨。

????贺霄接着说:“我查到,她住进你家了,其实是有心为之,而不是她自己所说的那个理由。”

????“她连这个都是骗我的,正是没有想到啊!”卿黎雨难以相信,亏得自己那么的相信她。

????“是的,而且她是有目的的,要知道她是利用你。”贺霄说着,并且观察着卿黎雨的变化。

????卿黎雨没哟说话,心里有一股受骗的屈辱。感觉自己怎么会那么的笨,被所谓的“好姐妹”利用。

????卿黎雨回过神,见身边的两个人都在看自己,示意贺霄接着说。

????“哦,她真正的目的是接近总裁,然后……”贺霄停了下来,他感觉再说总裁肯定会灭了自己,反正说到此,卿黎雨应该是能够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卿黎雨心里再明白不过了。对于郑箐箐对江铸久的目的,还能是什么,她的心思怕是一个路人也心知肚明吧!

????江铸久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他却观察着卿黎雨的变化,见卿黎雨的形色有点悲愤了,他便给贺霄示意,不要再说了。

????贺霄接受到了江铸久给的型号,便没有再往下说。

????“目前就查到这些了,后续如果还有什么,再告诉你。”好像很自觉的出了办公室。

????卿黎雨给贺霄点点头,表示谢意,见贺霄离去,自己却陷入深思。

????原来她从那时就开始了,那么之后呢?之后的一切会与她有关吗?

????“你还在想什么,中午咋们吃点什么?”江铸久想着,吃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她的心情,但是卿黎雨却,忽略了一旁的江铸久。

????“谢谢你江铸久,让我真正的认识了身边的人,这样吧!中午你随便吃点,我还有事,先走了。”卿黎雨说着起身已经离开了。

????江铸久真的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不能惯,竟然敢如此对待我了。”看着卿黎雨离开的身影,江铸久一个人自语到。

????查到了这些,卿黎雨基本就清楚了郑箐箐的目的,那么既然目的是接近江铸久,那么自己应该是最大的障碍了。

????卿黎雨找人查郑箐箐经常和谁来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来往最密切的,就是江煊,这让卿黎雨又不得不惊讶,郑箐箐经常会和江煊见面,那么上次的那场风波,会不会是……,卿黎雨都不敢再去想了。

????而且,查到的信息显示,除了江煊,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江龙腾,甚至都有他们三人见面,卿黎雨总觉得有什么真相,在和自己招手。

????卿黎雨询问江铸久:“你认识江龙腾吗?他好像和江煊的关系还很密切。经常一起来往。”

????江铸久没有想到,卿黎雨竟然靠自己,还能调查到这些。

????“认识啊!很熟悉了。”江铸久想着,这么熟悉的人,自己怎么会不认识呢?

????卿黎雨很吃惊。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这是什么情况。

????江铸久见卿黎雨如此吃惊的样子,便不逗她了,“他是我的舅舅啊!再说了他还是江煊饿父亲,不过是对手而已。”

????卿黎雨听得是一头的雾水,什么是自家的舅舅,但是又是对手,只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吗?

????“这是怎么回事?我特别的好奇。”

????“说来也是话长,他的确是我的舅舅,但是他没有怀好心,总想着怎么拉夸我,然后吞了我的公司。现在你明白了吧!”

????江铸久说完这些,让卿黎雨大吃一惊,但是心里的算盘有了数。

????那么这么说就能说的通了,郑箐箐想要除掉自己,而找江煊和江龙腾,而江龙腾又早就打着江铸久的公司的注意。

????郑箐箐还真的不是个简单角色呢?但是除了他们见面的证据,自己手里并没有太多的证据,好像也做不了什么。

????江铸久想既然都查到这里,干脆就多告诉她点信息“其实,郑箐箐与其父母繁荣关系,一直都很融洽的。”

????卿黎雨像是明白了什么,点着头。“哦!”

????卿黎雨真的是无法忍受到,自己找到证据再去指正她,索性自己现在就去好了。

????她给郑箐箐打电话,电话的那头一直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怎么知道自己要找着理论,竟然还躲起来了,真的是可以啊!

????就在卿黎雨不知道,下步该干嘛的时候,温言的电话来了。

????“小雨,你查的怎么样了,有进展吗?”温言关心的问。

????卿黎雨想着温言马上要出国了,所以还是不要告诉他,让他担心的好。

????“嗯嗯,有些眉目了,你呢?准备的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走?”

????“哦,基本差不多了,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吧?”温言回答着,思索着要告诉卿黎雨的事情。

????“嗯嗯,好的走的时候一定告诉我,我们都去送你。”卿黎雨对于这个朋友,她还是很舍不得的。

????“好的,一定告诉你!”温言停顿了下,接着说:“小雨,我想起来一件事情,那天忘了告诉你,记得那次我们见面,后来被炒作的事情吗?”

????卿黎雨思索着,“嗯记得啊!怎么了?”怎么会忘记,温言约自己出来,最后竟然会成为媒体们利用来炒作的事情。

????“那次,我接到你打来的电话,一直觉得不对,好来查了,结果是郑箐箐公司的电话号码,后来想想,那次根本不是你的声音,我是被利用的。”

????卿黎雨听见温言,这么说,觉的很不可思议,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自己还一直在怪温言,想来还是自己太笨了。

????“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啊!一直一来还在怪你。”

????“没什么,只要你能够平安无事,而且过得幸福就好。”

????卿黎雨没有再说什么,不管郑箐箐如何对待自己,有身边的这些朋友,自己知足了。

????卿黎雨挂了电话,似乎看见了阴天里的一缕阳光,她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对自己说:“卿黎雨你要加油!该去做自己该做的……”她知道,不管结果是什么,自己都有自己的生活,又怎么可以被这件事情阻挠。